当前您在:练字网 > 练字培训 >
天龙八部sf网站浅聊体制外的书法教育
分类:练字培训 来源:练字 热度:

  苏州作为闻名遐迩的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中国书法名城,在推进高质量小康社会建设进程中,理应成为高质量文化发展的标杆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先行区。关心新文艺群体的成长,关心校外书法培训机构的生存发展,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题中之义。有关部门应更多地走基层、重民生,切实关心体制外书法工作者的生活和工作,为他们从事校外书法教育培训办实事、解难事、排忧患、开新路,以推动文化的传承发展和中国书法的振兴。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世界改变。正常的生活、工作秩序被颠覆,心理焦虑、生活压力的接踵而来也让国人措手不及,此时更需要人文关怀。传统文化艺术是中华民族的根和魂,受疫情影响,全国各地众多体制外书法教育机构都受到重创,此刻,如果能让更多的人群享有这份关怀和温暖确为当务之急。

  目前的体制外书法教育大致分为几种类型:个体书法工作室培训、综合类书法美术培训、合作式的书法培训。据不完全统计,目前笔者所在的苏州市范围内,在工商部门注册的各类培训机构有13800家,在教育行政部门登记的学科类培训机构(含书法)有1500家。而书法类培训机构大多依托书法教师在自己工作室或居家施教,大多未必会去办理注册而取得营业执照。因此,总体数量不容小视。对于校外书法培训,不同的类型对场地的需求不同,目前大量个体书法工作室分散在生活小区内,培训者租用套房、汽车库等作为教室。学生家长的往来车辆不仅影响周边百姓的生活,也影响小区正常的作息。如果能对培训场所做合理规划,可以规范小区生活秩序,同时也能更为切实地提高体制外书法教育工作者的收入。

  关心体制外文艺工作者,倡导政府职能部门为校外书法培训机构减免房租,无偿或优惠提供闲置房屋作为开展书法教育的活动场所,分担、缓解无固定工资收入的体制外书法教育工作者的经济压力,是最直接的一种援助,这种援助与资源优化只有依靠政府职能部门协调、支持,才能有效解决。

  以苏州市为例,天龙八部sf网站首先,苏州的历史文化街区本身有不少闲置的老旧房子,可以合理加以规划,提供给体制外书法教育工作者来使用。如果能免房租最好,免一年、两年甚至三年,不能免的,若以较大优惠额度推荐给他们也是善举。疫情当下,抗疫常态化已是必然趋势,对于这些没有固定收入的书法老师来讲,上述措施自然是一种非常好的扶持方式。

  其次,从目前来看,校外书法教育培训应是学校传统文化教育的一种重要且有益的补充。体制外书法教育工作者也承担了书法传承、弘扬文化的职责。如果师资优秀,可以吸收到全日制学校担任课外辅导老师,或者在周末借用学校教室供他们使用,这样可以鼓励一部分学生参与书法学习。让全日制学校来扶持也是一种方式。有条件的老师可与相关学校联合进行,如走进课堂,每班每周一节书法课,可以让他们成为学校外聘书法老师。

  再次,可以联合社区来扶持。现在的社区同样需要发展文化,传播提升社区文化需要有传统文化方面的培训。近些年社区规划和建设功能都很齐全,包括不少功能齐备的房屋,将一些利用率小的房屋在周末双休日提供出来,提高其利用率也是很好的办法。街道居委会等部门若重视书法传承,也可对书法培训工作进行政策性倾斜扶持,比如将社区闲置用房低价出租给体制外书法工作者从事培训,甚至一定时期内免费提供场地。作为回报,书法工作者们也可为社区文化建设配合开展公益活动,使之成为社区新时代精神文明建设的亮丽窗口,也是一举两得的善事。

  此外,如今苏州不少地方政府都规划有文创园,如果依托文创园统一规划建设书法教育园,这与苏州作为历史文化名城和书法名城的身份也是十分契合的,做好了也是一种创举。推动当代书法发展,扶持体制外书法教育工作者,是一种担当。现在各地都在倡导地摊经济,扶持经济发展,苏州市委市政府更是力推“姑苏夜经济” ,作为苏州的文化名片,书法理应在这新一轮的“发力”中有所作为。

  除了在培训场地等硬件设施上进行有针对性的扶持,还可以从提升师资素质上进行更为根本的扶持。

  除了政府职能部门硬件设施的强力支持外,校外书法培训机构的专业建设中最重要的当推师资建设,因为师资建设既是基础、根本,又是灵魂、导向。目前的体制外书法师资构成包括来自社会各种职业人员再次转行到书法培训里来,因此比较缺少教育方面的专业知识、技能和书法审美素养。据苏州一位从事师范教育20多年的书法老师介绍,他自2015年至今年初, 5年中除完成所在单位的教学任务外,业余时间还在市教育学会旗下的书法教育专业委员会中负责书法教师专业建设工作,如书体实践训练、书法教学法、书法课堂、书法教育科研等科目,各种培训数量约在5000人次以上。在这过程中他发现目前校外书法教育在教育理念、教育价值观、教学方法等方面亟待改善。如在临帖范本的选择上,不少培训机构仍存在使用教师手写范本用作学生临本的现象,即便使用古代碑帖为范本,其选择也是良莠不齐。

  从管理上讲,体制外书法培训机构的老师是个体,该接受哪些部门的管理与考核?从业务上讲,又有哪些部门可以给予规范指导?如何避免过度逐利,还社会一个健康规范的教育培训市场?早在十年前,苏州市文联、苏州市书法家协会联合开设了多期书法师资公益培训班,之后又在市委宣传部、市教育局等的支持下广泛实施书法教育千百工程,义务为中小学校培养100名合格书法教师,并评选推出首批十家书法名师工作室,起到了积极的引领作用。眼下,当疫情来临,面对暂时失业的体制外书法教育工作者,又该如何让他们安然渡过没有收入的灰色时光?如能够解决这些问题,将对整个社会文化事业的健康发展不无益处。在市场经济高度发展的今天,无论体制内外,市场都有其自身调节的本能,优胜劣汰永远是从业者无法逃避的宿命,给予他们实实在在的关怀与帮助,理性看待他们的起落沉浮,积极引导其回归到文化事业健康发展的轨道上来。

  目前积极推广的地摊经济亦属体制外经济,它的火爆映衬出摊主民生需求渴望的同时,也折射出许多消费者极大的消费愿望,是个有市场、有需求、供需两旺、自愿交换的经济模式。同样,体制内外的书法教育培训火爆的现状同样也反映出现实的生存追求与消费者迫切需要这一现状。在奔小康的发展之路上一个都不能少,一个都不能缺。体制外书法工作者应同等享有脱贫致富政策带来的获得感、幸福感。

  如果对体制外书法教育工作者的生存状态进行全方位深入的考察,实在是一个很有意义的话题。这种教育,有它的独特性,甚至不同于体制外美术教学。书法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代表样式,学习书法的人比美术多得多,加上想学习书法的中小学生数量众多,体制内学校教育远远无法满足书法学习的需求,从而催生和促进了体制外书法教育培训市场的红红火火。

  关注体制外书法教育工作者,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有价值的话题。比如,生存状态、身份、书法认识、教育担忧等。过去并不是没有人谈论过,但把这样的话题放在“个体书法培训”身上来讨论,意义则完全不同。在这一轮民生视角转向过程中,我们如何对待与区别这一独特的群体?来解决个体书法培训者的游离感和放逐感、身份焦虑和身份认同危机,以及他们对生命的体验和他们的现实与梦想。虽然“个体书法培训”讨论了书法、教育、身份等论题,但我们还是要提醒,在扶持体制外书法教育工作者的同时,对专业素质扶持同样要高度重视。相对于地摊个体户,“个体书法培训”比较复杂,关涉到学生对书法文化的认知、对孩子们审美的塑造,甚至关系到青少年心理、精神成长的部分。

  纵览整个银饰画面,“吉庆有余”之意溢于言表。银饰为帽后饰,有三链三坠,三坠分别为佛手瓜、蟠桃、石榴,寓意多福、多寿、多子,俗称三多纹。

  6月27日,宁波市歌舞剧院的民族舞剧《花木兰》在天然舞台上演。这是市演艺集团精品剧目演出季的压轴之作。

  综合质地、色泽、透度、市场等因素的分析和对比,发现“素身”翡翠具有比“雕花”翡翠更大的升值潜能。

  在苏州吴中区,澹台湖景区边,世界文化遗产大运河宝带桥遗产点西南侧,一座新的博物馆——吴中博物馆于6月28日正式开馆,这也是疫情以来国内第一座新开的博物馆。

  近日,笔者在藏友处把玩了两件以竹笋为题材的藏品,倍感新奇之余,也为创作者高超的雕工技艺赞叹不已。

  “情艺至臻——2020鸿美术馆油画大师展”于2020年5月16日在上海鸿一美术馆开展,展至8月13日。

上一篇:练字培训班有用吗 练字培训机构有市场吗天龙八部sf家族排行榜 下一篇:天龙八部sf下载硬笔书法教师证前景怎么样报名时间怎么考试。一览表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添加下面微信+送视频lianziba123

专注练字培训20年人民日报媒体报道!

练字网 > 练字培训 >

天龙八部sf网站浅聊体制外的书法教育

2021-06-05 03:47

  苏州作为闻名遐迩的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中国书法名城,在推进高质量小康社会建设进程中,理应成为高质量文化发展的标杆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先行区。关心新文艺群体的成长,关心校外书法培训机构的生存发展,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题中之义。有关部门应更多地走基层、重民生,切实关心体制外书法工作者的生活和工作,为他们从事校外书法教育培训办实事、解难事、排忧患、开新路,以推动文化的传承发展和中国书法的振兴。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世界改变。正常的生活、工作秩序被颠覆,心理焦虑、生活压力的接踵而来也让国人措手不及,此时更需要人文关怀。传统文化艺术是中华民族的根和魂,受疫情影响,全国各地众多体制外书法教育机构都受到重创,此刻,如果能让更多的人群享有这份关怀和温暖确为当务之急。

  目前的体制外书法教育大致分为几种类型:个体书法工作室培训、综合类书法美术培训、合作式的书法培训。据不完全统计,目前笔者所在的苏州市范围内,在工商部门注册的各类培训机构有13800家,在教育行政部门登记的学科类培训机构(含书法)有1500家。而书法类培训机构大多依托书法教师在自己工作室或居家施教,大多未必会去办理注册而取得营业执照。因此,总体数量不容小视。对于校外书法培训,不同的类型对场地的需求不同,目前大量个体书法工作室分散在生活小区内,培训者租用套房、汽车库等作为教室。学生家长的往来车辆不仅影响周边百姓的生活,也影响小区正常的作息。如果能对培训场所做合理规划,可以规范小区生活秩序,同时也能更为切实地提高体制外书法教育工作者的收入。

  关心体制外文艺工作者,倡导政府职能部门为校外书法培训机构减免房租,无偿或优惠提供闲置房屋作为开展书法教育的活动场所,分担、缓解无固定工资收入的体制外书法教育工作者的经济压力,是最直接的一种援助,这种援助与资源优化只有依靠政府职能部门协调、支持,才能有效解决。

  以苏州市为例,天龙八部sf网站首先,苏州的历史文化街区本身有不少闲置的老旧房子,可以合理加以规划,提供给体制外书法教育工作者来使用。如果能免房租最好,免一年、两年甚至三年,不能免的,若以较大优惠额度推荐给他们也是善举。疫情当下,抗疫常态化已是必然趋势,对于这些没有固定收入的书法老师来讲,上述措施自然是一种非常好的扶持方式。

  其次,从目前来看,校外书法教育培训应是学校传统文化教育的一种重要且有益的补充。体制外书法教育工作者也承担了书法传承、弘扬文化的职责。如果师资优秀,可以吸收到全日制学校担任课外辅导老师,或者在周末借用学校教室供他们使用,这样可以鼓励一部分学生参与书法学习。让全日制学校来扶持也是一种方式。有条件的老师可与相关学校联合进行,如走进课堂,每班每周一节书法课,可以让他们成为学校外聘书法老师。

  再次,可以联合社区来扶持。现在的社区同样需要发展文化,传播提升社区文化需要有传统文化方面的培训。近些年社区规划和建设功能都很齐全,包括不少功能齐备的房屋,将一些利用率小的房屋在周末双休日提供出来,提高其利用率也是很好的办法。街道居委会等部门若重视书法传承,也可对书法培训工作进行政策性倾斜扶持,比如将社区闲置用房低价出租给体制外书法工作者从事培训,甚至一定时期内免费提供场地。作为回报,书法工作者们也可为社区文化建设配合开展公益活动,使之成为社区新时代精神文明建设的亮丽窗口,也是一举两得的善事。

  此外,如今苏州不少地方政府都规划有文创园,如果依托文创园统一规划建设书法教育园,这与苏州作为历史文化名城和书法名城的身份也是十分契合的,做好了也是一种创举。推动当代书法发展,扶持体制外书法教育工作者,是一种担当。现在各地都在倡导地摊经济,扶持经济发展,苏州市委市政府更是力推“姑苏夜经济” ,作为苏州的文化名片,书法理应在这新一轮的“发力”中有所作为。

  除了在培训场地等硬件设施上进行有针对性的扶持,还可以从提升师资素质上进行更为根本的扶持。

  除了政府职能部门硬件设施的强力支持外,校外书法培训机构的专业建设中最重要的当推师资建设,因为师资建设既是基础、根本,又是灵魂、导向。目前的体制外书法师资构成包括来自社会各种职业人员再次转行到书法培训里来,因此比较缺少教育方面的专业知识、技能和书法审美素养。据苏州一位从事师范教育20多年的书法老师介绍,他自2015年至今年初, 5年中除完成所在单位的教学任务外,业余时间还在市教育学会旗下的书法教育专业委员会中负责书法教师专业建设工作,如书体实践训练、书法教学法、书法课堂、书法教育科研等科目,各种培训数量约在5000人次以上。在这过程中他发现目前校外书法教育在教育理念、教育价值观、教学方法等方面亟待改善。如在临帖范本的选择上,不少培训机构仍存在使用教师手写范本用作学生临本的现象,即便使用古代碑帖为范本,其选择也是良莠不齐。

  从管理上讲,体制外书法培训机构的老师是个体,该接受哪些部门的管理与考核?从业务上讲,又有哪些部门可以给予规范指导?如何避免过度逐利,还社会一个健康规范的教育培训市场?早在十年前,苏州市文联、苏州市书法家协会联合开设了多期书法师资公益培训班,之后又在市委宣传部、市教育局等的支持下广泛实施书法教育千百工程,义务为中小学校培养100名合格书法教师,并评选推出首批十家书法名师工作室,起到了积极的引领作用。眼下,当疫情来临,面对暂时失业的体制外书法教育工作者,又该如何让他们安然渡过没有收入的灰色时光?如能够解决这些问题,将对整个社会文化事业的健康发展不无益处。在市场经济高度发展的今天,无论体制内外,市场都有其自身调节的本能,优胜劣汰永远是从业者无法逃避的宿命,给予他们实实在在的关怀与帮助,理性看待他们的起落沉浮,积极引导其回归到文化事业健康发展的轨道上来。

  目前积极推广的地摊经济亦属体制外经济,它的火爆映衬出摊主民生需求渴望的同时,也折射出许多消费者极大的消费愿望,是个有市场、有需求、供需两旺、自愿交换的经济模式。同样,体制内外的书法教育培训火爆的现状同样也反映出现实的生存追求与消费者迫切需要这一现状。在奔小康的发展之路上一个都不能少,一个都不能缺。体制外书法工作者应同等享有脱贫致富政策带来的获得感、幸福感。

  如果对体制外书法教育工作者的生存状态进行全方位深入的考察,实在是一个很有意义的话题。这种教育,有它的独特性,甚至不同于体制外美术教学。书法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代表样式,学习书法的人比美术多得多,加上想学习书法的中小学生数量众多,体制内学校教育远远无法满足书法学习的需求,从而催生和促进了体制外书法教育培训市场的红红火火。

  关注体制外书法教育工作者,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有价值的话题。比如,生存状态、身份、书法认识、教育担忧等。过去并不是没有人谈论过,但把这样的话题放在“个体书法培训”身上来讨论,意义则完全不同。在这一轮民生视角转向过程中,我们如何对待与区别这一独特的群体?来解决个体书法培训者的游离感和放逐感、身份焦虑和身份认同危机,以及他们对生命的体验和他们的现实与梦想。虽然“个体书法培训”讨论了书法、教育、身份等论题,但我们还是要提醒,在扶持体制外书法教育工作者的同时,对专业素质扶持同样要高度重视。相对于地摊个体户,“个体书法培训”比较复杂,关涉到学生对书法文化的认知、对孩子们审美的塑造,甚至关系到青少年心理、精神成长的部分。

  纵览整个银饰画面,“吉庆有余”之意溢于言表。银饰为帽后饰,有三链三坠,三坠分别为佛手瓜、蟠桃、石榴,寓意多福、多寿、多子,俗称三多纹。

  6月27日,宁波市歌舞剧院的民族舞剧《花木兰》在天然舞台上演。这是市演艺集团精品剧目演出季的压轴之作。

  综合质地、色泽、透度、市场等因素的分析和对比,发现“素身”翡翠具有比“雕花”翡翠更大的升值潜能。

  在苏州吴中区,澹台湖景区边,世界文化遗产大运河宝带桥遗产点西南侧,一座新的博物馆——吴中博物馆于6月28日正式开馆,这也是疫情以来国内第一座新开的博物馆。

  近日,笔者在藏友处把玩了两件以竹笋为题材的藏品,倍感新奇之余,也为创作者高超的雕工技艺赞叹不已。

  “情艺至臻——2020鸿美术馆油画大师展”于2020年5月16日在上海鸿一美术馆开展,展至8月13日。